1. 首页
  2. 爱情名言
  3. / 正文

光阴短,乡音长

  不知不觉,当兵到部队已经整整二十二年了。闲暇时,回首曾经的历程,有艰辛、有收获,有苦痛、有快乐,有失意、有幸福。经过二十二年风风雨雨的洗礼,当年离开家乡时那张懵懂的脸庞,业已被无情的岁月,刻上了纵横的沧桑。

  二十二年从军路,历练了成熟稳重的性格,铸就了倔强不屈的秉性,还有能够坚守空灵寂寞的无限情思,以及始终保持平和淡定的良好心态。所有的这些,都离不开亲情的养育,父母的恩泽,乡音的抚慰。特别是想起自己当兵后,取得的每一次进步,获得的每一项荣誉,都深深地感怀乡亲父老朴实醇厚的教诲。

  每年不特定的时刻,当我欣喜地走在探亲回归的路上,无尽的思绪和感触,都会随着蜿蜒的山路,回放到从前的日日夜夜。

  那一年,经过三年寒窗苦读,我野心勃勃地参加高考,在苦苦煎熬一个月之后,等来的,却是乌云泼墨的七月。当时,自己满怀希望的心情,就像被寒冷的冬天肆虐的冰雪刺痛一般,好长时间缓不过温度。整个人像霜打的茄子,失去了往日的光彩。

  知晓最终的结果,我的家人,尤其是我至亲至爱的父母,深深地理解我的苦楚。他们没有半点的责怪和叹息,反而给了我更多的温暖和关怀。包括我的祖父、祖母和兄弟姐妹,他们经常以自己独特的方式,带给我意外的快乐和笑声,让我暗淡的心情,得到了些许慰藉。

  那一段时间,我虽然有许多失落和怅惘,但有亲人们的理解和宽容,日子慢慢地晴朗起来。心情虽然没有彻底好转,但总还是闻到了鲜花的味道和小草的芳香。

  知道高考落榜的消息时,我的家乡,渐渐进入金黄的秋收季节。为了消遣落魄的时光和心绪,也为了减轻父母日夜操劳的辛苦,每天,我都拿了一把磨得锃亮而又锋快的镰刀,跟着父母下到田里,收割年复一年的付出。

  那时,我干起农活来,就像玩儿了命一样。一生一世脸朝黄土背朝天的父母,割庄稼的速度,也远远追不上我。倒不是我有多少力气和技巧,只为以身体的劳顿,遣散一些胸中的郁闷。

  父母怕我累着,大声地在身后喊我:“别急,别急,这活儿也不是一天能干完的。”我知道,我的背后,是两道怜悯而又慈爱的目光。每每这时,我眼里,都蓄满了泪水。

  而我,依旧玩命似地干着。别人一天能收完的庄稼,因为我的“顽固”,不到半天就收得干干净净。为这事,年迈的祖父经常拄着拐杖,蹒跚着来到田间,总是找一些借口,让我陪他说说话。亲人们都怕我因为不良的心态和过度的劳累,而拖垮了身体。

  收割庄稼累的时候,我便与父母一同坐在田头,卷一支旱烟,寂寥地吞食着同样寂寥的心情。原来我是不吸烟的,只是因为遭受了人生中第一次沉重的打击,才在很短的时间内学会了吸烟。一向非常严厉的父母,知道我当时的心情不好,便也没加阻拦。要是平时,他们早就把我骂得狗血喷头了。

  在我闷闷地吞云吐雾之际,一向不善言辞的父亲,用他那纯朴的话语,与我唠着家常。“人呀,这辈子,就像侍弄庄稼,只要开春时你在地里丢下种子,接着按时令拔草、施肥、间苗,到了秋天,就会有个好收成。”当时,给我的感觉,父亲的话,充满了人生的哲理。

  “二儿呀(我们兄妹五人,在家里我排老二,父母每次都这样叫我,这也是我的乳名儿),考不上没关系,大不了再复习一年,凭你的能耐,明年一定考得上。再说了,考不上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人不能一棵树上吊死,到哪儿不能混口饭吃,什么事都不能强求呀!”母亲的话,也让我冥思良久。

  劳作了一天之后,踏着落日的余晖和西山上红红的晚霞,我与父母一路唠着回家。每次刚刚跨入家门,祖父就会把我的弟弟或妹妹喊到跟前,说:“快去给你二哥倒一杯白酒,晚上喝点儿,解乏!”那时我还不会喝酒,但听着祖父的吩咐,我的心里,装上了满满的感动。亲人呀,真的是亲人,不一样!

  这期间,包括父母在内的一家人,也包括我的师长和同学,都劝我再复读一年,以备明年的高考。但我有自己的想法,就是想到部队锻炼锻炼。这也是因为受了父母说过的话的影响,有播种就会有收获,人不能一棵树上吊死呀!

  父母和家人都尊重我的选择,没有任何一个人提出哪怕一点儿异议。这,也许是我一生中最大的财富,最大的收获。

  接下来的事情,一切都很顺利。从报名、体检,到政审、接兵干部走访,所有的环节都没有出现任何差错。现在想起来,大概是上苍给我创造了一次机缘吧!

  当我穿上绿色的军装,就要踏上征程的那天晚上,一家人整夜都没有睡觉。他们围坐在我的身边,一边抚摸着我身上崭新的军装,一边说着让我永远不能忘怀的话。

  “吃得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!”一个字儿不识的祖母,抓住我的手,泪眼婆娑地说,“到部队不像在家,那里一定很苦,要好好照顾自己。我知道你能吃得了那份苦,没有苦就没有甜呀!”

  “到部队好好干,别犯错误!”父亲略显苍老的声音,伴着如水的月华,脉脉地流入我的心田。

  “和战友要好好处,就像兄弟,出门在外都不容易,不管遇到什么委屈的事,也不能为难人家!”母亲,自小就教育我们兄弟姐妹,要学会相互关爱。

  而祖父不说话,只是默默地看着我。手里,握着一支长长的烟斗。哥哥和弟弟、妹妹们,脸上都挂着依依不舍的神情。

  第二天早上,我整装出发。当时,只有父亲和哥哥把我送到了五十公里以外的火车站。

  其他人都没有去。不是没有条件,也不是去不了,而是他们自己提出来的,说去两个人就行了,太多了让人家部队上来的人看见不好。我知道,这只是托辞。

  其实,大家心里都清楚,都怕看见分别时的场面,更怕到时候控制不了自己的情感。这一去,至少三年,谁不想在我登车之前,再给我一个亲密的拥抱呢!

  就这样,我怀着别样的心绪和不甘寂寞的怀想,与五百多名和我一样的战友,背着绿色的行囊,来到了向往以久的军营。

  入伍后,我时刻把亲人的嘱托牢牢记在心上,处处严格要求自己,虚心向战友学习,不断充实和完善自己。因为表现突出,新兵下连之前,就受到新训队两次嘉奖,并被推选为团支部组织委员。入伍的第十个月,我就在全团五百多名新兵中脱颖而出,第一个光荣地加入了党组织。

  后来,经过不懈努力,我考上了军校,提了干,直到今天走上一定的领导岗位。这期间,我多次立功受奖,还被评为全军优秀参谋人才。当年,虽然没有考上大学,但现在,我已经通过自学,取得了大学本科学历。每每回首这些进步,都让我不禁想起母亲说过的话:“人,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!”我知道,这里面,包含了多少亲人的期待和教诲呀。

  当兵二十二年来,无论遇到什么困难,我都没有屈服过;无论环境多么艰苦,我都没有退缩过。只是脚踏实地,默默地前行。因为,我的血脉里,流淌着故土亘古不变的乡音。我怕一时疏忽,违背了永远挚爱无限的亲情。

  记得在新兵连时,为了抒发当时的感情,我曾写过一首诗,名字叫《放心吧,妈妈!》:背起行装/背起丝丝缕缕的牵挂/在如潮的送行人群中/我目寻着您——妈妈/人海中觅不到您的身影/车窗下望不到您的笑容/妈妈/此刻,您正站在家里门前呀/跷脚远望/眼角挂着泪花/回到屋里去吧/妈妈/外面很凉/风也很大/不要再把我过多地惦念/因为,儿子已经长大/不要流泪了/妈妈/部队也是温暖的家/有您和亲人慈爱的教诲/我一定珍惜如诗的年华/静静地,在绿色方阵中/站成一道亮丽的风景/以一朵朵鲜艳的红花/作为儿子,送给您的/永生永世的报答!

  其实,这首诗的题目虽然是写给母亲的,但却是送给我家里所有亲人的!当时只是把离别时的感觉,用我的笔记录下来。

  当这首诗在家乡的市报上发表后,我妹妹第一时间就看到了,她欣喜若狂地把我飘着墨香的“作品”拿回了家。然后大声喊着,快看呀,快看呀,我二哥写的诗!惹得亲人们心急火燎的。

  后来妹妹给我来信,说亲人们读着我的“作品”,欣慰之情溢于言表。祖母和母亲听着妹妹读着我的“作品”,竟然泪流满面。读着妹妹的信,我也是避开周围的战友,独自躲到没人的角落,偷偷地哭了。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,我想,不轻弹并不代表没有眼泪,只是没有碰到让你感动的瞬间!

  一个人在外飘泊这么多年,经历了许许多多的人和事。有些人和事,都随着岁月的风尘,飘忽远去了。但现在回想起来,当时亲人们跟我说过的那些话,真的是充满了生活的智慧和爱的真谛。这些话语,不管时光以怎样的方式流逝,都会在我的生命里,散发着永久的弥香。有这些乡音相伴,不管旅途有多少风雨,有多少泥泞,有多少坎坷,都阻挡不了我前行的脚步!

  流年似水,岁月如梭。冥冥之中让我深深地懂得,在人生的记忆中,永远不能忘怀的,就是恩情的养育,不老的乡情。

  光阴短,乡音长,来自故乡的话语,时时刻刻,给我指引着前进的方向!

光阴短,乡音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