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
  2. 爱情名言
  3. / 正文

淡然的过去

  那时还真是小。十二三岁,学《与朱元思书》,是吴均被贬后写给自己朋友的信,老师要求背下来,我觉得晦涩无比,但我喜欢第一句,有奇妙的韵。

  后来认识一个姐姐,我喜欢她的书法作品,那么秀美飘逸空灵孤傲,求了一幅字,打开一看,正是《与朱元思书》。

  “风烟俱净,天山共色,从流漂荡,任意东西。”

  只这前四句,我一下被击中。那旧日烟尘,二十年的光阴,闪着凉意与沧海桑田扑向了我!我眼睛发酸发涩,风烟俱净,那是怎样的空空如也,风与烟都没有了,俱净!俱净!听听那空,听听那冷雨遍地,听听那花间的十六拍。

  也曾激昂,也曾奋进,也曾缠绵悱恻,如今只有一粒老心,藏着岁月的尘烟,可此时,一切俱净。

  天山共色,水天里,只有我,只有伊人。就像冰凉的秋夜里,慢慢地寻一块旧日绸缎,忽然遇到了,摸着了,水一样凉。原来,这艳红的绸缎也会老啊,还记得它是新红,在身上娇羞地笑,还记得他抚了她的腰,在镜前端然地羞。

  时光却这样快。

  陶渊明说,意气顷人命,又说,世短意常多。的确是太短了,而意气的人,自有呼啸岁月,从流漂荡,任意东西,那真是人生上品。

  人世迢迢,大多时刻我们活得太修边幅,过于严谨而刻板,为了各式各样的名目或虚荣心,担着太多负重。吴均不被贬,“风烟俱净”这种句子也写不出来,世道幽微,已经放下,看穿看透,方可任意东西。

  那幅书法作品上还有奇异的魂魄。我看着那些字,是挣扎的灵魂,有放纵,有不甘,更有从流漂荡的任意。字已经老了,但老得那么有风骨,凛洌而纯粹,还有一点点无奈的孤单。

  我在阳光很好的上午给这些字拍照。我把它们放在墙上。

  一边照,一边想流眼泪。我没有想到行草美得如此流畅,毫不枯涩,又毫不张扬,但是,却看得到傲骨,看得到里面的悲欣。

  那每一个字,分明是前世的魂,寻我而来。

  而风烟俱净,又多么让人难过,就像《红楼梦》里宝玉问黛玉:“是几时接了梁鸿案?”虽然是怀着爱意问,却问得这样心里空茫与心酸。

  就像立春。

  天还冷,腊月二十八,我和少年时的女友在老家一个叫剪约的美发馆里剪头发。我早不喜欢长发了,剪了短短的黑发。我们从十六岁就认识,她不停地说着孩子,我看着她发了胖的身体,感觉到时光是可怕的。

  但这天是立春,我应该欣喜。

  六朝人有诗:“春从何处来,拂水复惊梅。”其实每年都一样,立春这天,草是枯的,但应该是春天的开始,有了喜欢和盼望。虽然风真是大。

  我和她站在窗前,看着街上红男绿女。听着一个叫真真的女孩子抱怨除夕才会放假,听着她向男友撒娇,我看着玻璃上的我,那么平静,那么淡然,那么风烟俱净的神态。

  我知道,一切,已经过去。

  我的过去,终于过去。

淡然的过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