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
  2. 晚安心语
  3. / 正文

春节 游子的心语

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——春节,经现代人聪明才智加以润色演变成吃喝文化、穿衣文化和经久不衰的酒文化,繁荣与衰败共存,狂热与冷静分庭,一代又一代人不停地把春节这个节日复制翻新,今年的春节景象又被明年的春节复制,今天的不快明天就可能重新来过,记...

  □ 任宏斌

  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——春节,经现代人聪明才智加以润色演变成吃喝文化、穿衣文化和经久不衰的酒文化,繁荣与衰败共存,狂热与冷静分庭,一代又一代人不停地把春节这个节日复制翻新,今年的春节景象又被明年的春节复制,今天的不快明天就可能重新来过,记忆见证了每个人心底的阴影和悲伤,剩下的或许就是可以称之为美丽的东西。蘸着墨香,晕染出一世的繁华缱绻,摘一朵芬芳让通透的时光沉醉天涯。

  2020春节来临,我倒是想收集些最唯美的花瓣,为陇东家乡父老送去祝福。醉人的不止是家乡的蜂糖酒、花卷、油饼,还有白菜粉条熬出的香味,香飘左邻右舍。回乡的计划一再搁浅,只好借清风送上一篇最诚挚的祝福,奏一曲年华无殇,让你一路芬芳,无奈今冬无风无雪。

  人到中年,一切都在平淡中迎面走来,少了少时那种热切的期盼,回忆过去一幕幕,苦中有乐,而今吃喝无忧,却找不回儿时的快乐,穿戴一新的笑脸背后总感到少了点什么。打扫厅厨,贴春联,房屋里外换新颜,却找不到家的味道。聊家常,看春晚,笑颜背后总是无边的失落。嗑瓜子,吃糖果,串亲戚访朋友望酒菜无味。

  渴望春节前有一场瑞雪降临,覆盖了山川河流,银装素裹一片洁白,“今冬麦盖被,来年枕着馒头睡”,公园里的梅花也会因雪的眷顾而更艳丽绽放,踏雪赏梅也会让人舒心展胃。红梅、粉梅、黄腊梅争相竞开何其美妙,嗅着花香,脸上流露出欣喜。白雪苍苍,梅花点点,这样的景致会让人悦目迷恋。一个冷的彻骨,一个又暖的自然,你不扰我,我不欺你,彼此相映成趣。

  雪中那树梅花,曾经享受过春阳的宠幸,经历过夏雨的洗礼,也遭遇到秋寒磨砺,如今已深谙自然变化之理,既知从何处来,也明白该向何处去,从容淡定。

  梅花是睿智的,她用沉寂抚慰了人们的不安,她用一连串的变化告诉世人,这即是自然之道,她用自己的态度做出垂范,告诉人们宠辱不惊的真谛。

  梅花也是坚强的,她那柔中带刚的性格清晰地表现在即使自知即将离枝而去,独自飘零,仍旧聚集全部精华,绽放最后那炫目的艳色,为喜爱她的人们展现骄人的美丽,这就是梅花对生命哲理的诠释,也是为春节送上的赞礼。

  梅花的美在于她的独立、自洁的品格。你看那梅花,自知老无所依,但仍潇潇洒洒飘然自去,绝不愿成为枝的累赘。

  梅花也是自洁的,你看她独自的干干净净飘落,找寻到自身的归所,慢慢消融幻化成空气与泥沫,既不腐烂,也无恶臭,质本洁来还洁去。

  梅是清高的,天生一种孤寂的美,她怀着一颗岁寒心,花清瘦却偏偏开得热闹烂漫,偏偏又开在众芳无语的冬季。

  有梅无雪,就逊了几分风骨;有雪无梅,也少了一些生机和情趣。梅借着雪的白,雪也透着梅的香。放眼梅苑,雪簌簌而落,触摸着花瓣,疏影横斜,玉笛三弄。雪压住了梅的枝,经夜结成了冰,淡红的花蕾在冰晶中随风摇曳。阳光下,白雪,耀眼迷人,红梅,孤标绝世。梅是雪,雪又成了梅,梅与雪当真是珠联璧合,不可分割。

  封存起一段记忆,静守流年的淡泊,思绪飘落在纯真的岁月,世间多少事缘聚缘散,多少守望在季节里风干,多少繁华转眼成烟。花谢花会再开,走过冬季就是春暖花开。

  春节,是孩提时代最迫切的盼望,那里有梦牵引,寄存着父母的疼爱和教诲的柔肠。春节,游子是青年时代最有魅力的畅想,总想着飞翔去看大山外的世界,因了那里有太多苦闷的束缚,多少次,总有一个念头在脑海中闪过,离开便成了寻找自由的唯一选择,便成了今天登高望不到远的心理死结。

  春节,又是中年生命曲线涉险的地方,那里有检验的目光,盘点的神秘就是暴露真实的自我,当远距离的跋涉变成淡漠,思念便成了起点的回响,凝重是隐隐约约的归途。

  春节,是老年展现实力的回龙场,给孩子们的压岁钱一年年攀涨,当满脸的沧桑变成美丽的笑容,眼睛里都是希望,坦然成了纯粹的豁达,生命在这里显示了一种承载的热量。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