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
  2. 早安心语
  3. / 正文

微笑的弧度何时倾斜于我的嘴角?

  不知怎么形容、已被你击退的我。只能依稀的看到、暗伤的泪水打转着消瘦的轮廓。从不敢触及的结果、竟刹那间被现实冲击了不知所措。我想用卑微的心态、来对待高傲的未来。可我却还是摆脱不了现实的那些俗不可耐、改变不了自己对别人的冷言相待。是不是我太坏?或许是我害怕再一次被伤害?。浮夸的心在被一次次伤害蹂躏后、难道还认识不到人生不是在假想、而是在尝试与实践的这些肤浅却又深沉的道理?我知道、也许自己只不过是个小丑、可有可无的一个角色。滑稽的表演只是为了博得众人一笑、却在落幕后独自徘徊在阴暗舞台黯然神伤。这份寂寞、谁懂?这份惆怅、谁明了?

  曾经试着忍痛执着的笑着。可发现、笑到最后却只剩下自嘲的弧度残留在嘴角。炙热的温度、却包裹不了我绝对零度的心殇。虚伪的弥漫、却毫无征兆的将我重伤、令我做出不得已的背叛。天很蓝、云很白。一切都是那么的清晰。可是、人却已经模糊。日子很平淡、笑声依然高亢。可是、季末的风却已开始凌乱。

  我想、成功之路是不会容下那些失信于人、失信于生活的人的。而我、恰似走到了分叉路口。不要问我会走哪条路、那些华而不实的花瓶承诺已经让我厌恶。我只知道、基于生活之前的基本品性要懂得。我只知道、只要我知道去哪、哪里都会为我让路的。想的好多、可眉宇间的忧伤为何还是无法抹去?也许、只有在初夏的夜、寂静的黑中才能略为舒展吧。因为,夜的独奏让我沉醉、殇的交响让我释放。失神的依靠在黑暗、欣赏着寂寞因子在轻唱:夜的悲伤。

  不经意间、顺着四十五度的视角仰望到窗外的天空。呵、冬季的天、女人的脸。可谓说变就变。稍纵即逝的云,携带着风轻轻的吹。吹的是物、散的却是人。

  

微笑的弧度何时倾斜于我的嘴角?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