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
  2. 早安心语
  3. / 正文

梦境,撕裂般的疼痛

  夜幕低垂,晚风泛起了寒冷的涟漪,一丝华灯点缀在空寂的窗前,隐见窗外凋残的树叶,一片一片,落满孤寂。

  独自坐在昏暗的角落,手慢慢抚在书的边缘,眼睛却像微光轻洒,泛起一丝迷离。早已沉迷在心底最深的世界,那个世界,只有冰冷,只有麻木。也许只有在这里才触碰不到那深深的疼痛,因为那疼痛早已被埋在记忆中,却没有丢失。是舍不得还是根本不愿?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在这里,是唯一没有伤痛的地方,尽管这里是如此冰冷。

  依稀记得,那段幸福到窒息的回忆,美到让人痛心的画面,依然萦留在心畔。岁月无情地割裂着,点点碎片缠绕在斑驳的指间,久久不散。最伤痛的记念,不过一场由你我缔造的玩笑。

  风霜将欢笑的时光缓缓雕刻成回忆,再将回忆逐渐摧毁在流年的沧桑里。再深刻的回忆也终究抵不过岁月的流离,再美的遇见,也只不过是逢场作戏,一曲终了,各安天涯!

  抚着脸庞,那里,曾有眼泪的染指,也有笑容的凝结,只有鲜血还在断裂的筋脉里,缓缓流动,冲破冰冷的束缚,在嘴角喷涌而出。染透了贯满伤痛的衣衫,而风雪也在这时,落满了整个冬天。

  曾试着找寻丢失的诺言,一时一刻,仿佛千万年就这样流过,繁华空尽,才明白,只是一厢情愿。也在彷徨,彷徨这沉痛的红尘,却发现,那些回忆早已深深刻在心间。

  当幸福成为过往,当笑容成为雕像,是否真的只能在日记中找寻曾经的欢颜,找寻我们曾经一指一指数过的流年,一步一步消逝的画面?

  那一道道刻在瞳仁中的伤痕,也在这时,缓缓醒来。而我也知道,苏醒的代价,便是我一遍遍地用眼泪深深祭奠,麻木着,泪流满面。曾经许下的诺言,也在眼前淡淡浮现,那场遇见,注定只是一场梦魇。碎泪轻滑,为什么你的容颜我依然看得见?

  苍白的风华,燃尽了青春的无知,岁月的分离,只不过在继续书写断章的流年。一个人的朝朝暮暮,一个人在灰白的空间独自谱写悲伤华丽的乐章!

  回忆凝固在这空寂的夜晚,那丝丝光亮却狠狠地刺痛了双眼,眼泪沿着伤痕缓缓而下,撕裂般地痛彻心扉。那一刻,深深明白,一切,只不过是一场玩笑,或者一场美丽的梦境!现实的伤痛终究会永远留连在心间,那触摸不到的一道道伤痕!

  想把回忆轮回在沧桑的岁月河流中,却知道,那不过是自欺欺人的自我安慰,永远也忘不掉,永远都难以割裂!一场梦境,却让我万劫不复!

  深深埋葬了自己一生的诺言,墓前,是我枯等的的红颜,手捧鲜花,为我祭奠,不知你是否知道,我在墓前,为你葬下的诺言?

  烟火升空,绽放在空洞的夜晚,夜空中,隐隐浮现,你的容颜,还有我苍白的呐喊!可是谁也听不见,我的灵魂在烟火中逐渐消散,一点一点回到那冰冷麻木的心间。

  这是一个梦,永远难以忘却的梦。梦里,离岸,一只只飞舞的瞳蝶,如魂澈般消逝。雪裂魇城,如同最美却最恐怖的梦境,幻化出瞳仁的碎片,那一片片的瞳仁,化成蝴蝶,在雪裂魇城久久不散,又一次如魂澈般消逝在离岸释染魂寂的雪间。

  这到底是什么?那一片片的瞳仁,那一只的瞳蝶,是否就是我对你的回忆?那雪裂魇城,那魂澈般的离岸,是否就是你我的心间?

  梦境轻轻释散,再也控制不住,泪流满面。

  缓缓回到自己冰冷而又麻木的世界,又一次把奔涌的回忆埋葬起来,不知道多少次了,就这样一次次度过寒冷的冬天。终有一天,还是会忘记的,只是那刻在瞳仁中的伤痕又有谁来抚平呢?不想再每一次流泪都会深深刺痛,不想再一个人沉寂在苍白的岁月!不想,再也不想!

  夜幕依旧深垂,慢慢离开自己的心底世界,那丝灯光再次刺痛双眼,缓缓闭上,把眼泪隔离,把伤痛吞咽!望着窗外,笑容渐渐浮现!

  我想,很快就会到深夜了,很快我就要沉寂在梦境中,不知道今夜,我是否还可以看见你的容颜?离岸瞳蝶,雪裂魇城下,是谁的笑靥为我展现?

  梦境,撕裂般的疼痛!

  

梦境,撕裂般的疼痛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