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
  2. 早安心语
  3. / 正文

【司路心语】难忘的一次调解

开栏语
总有一段经历让你终生难忘;总有一份感情让你刻骨铭心;总有一个理想让你永不放弃;总有一种力量让你奋然前行。
在这春暖花开、忙种耕耘的日子里,专栏一一《司路心语》和大家见面了,透过法院干警的原创作品,您将倾听到司法路上他们的灵魂感悟,希望《司路心语》能为"丝路古驿、能化新城”义马,增添一抹法律的阳光。

【司路心语】难忘的一次调解

今日推送
难忘的一次调解

【司路心语】难忘的一次调解

作者:刘迎宾 义马法院员额法官、民事第一团队团队长

【司路心语】难忘的一次调解

我自2013开始从事审判工作,到现在已近八年,在这八年的审判工作中,有为当事人维权后的喜悦,也有当事人误解和谩骂后的万般苦恼,恰逢征文活动,这使我想起了那年办的一起案件。

【司路心语】难忘的一次调解

那年8月,夏某受雇于邻居家为其修葺房屋,不料干活时因脑溢血突发离开人世,一家老小的生活也因为顶梁柱的突然离开,陷入了困境。事后两家人经过村委会的调解达成协议,由雇主胡某给付6万元作为死者家属赔偿,但因为当时资金紧张,胡某仅支付了4万元,并答应余款会在2个月之内给付,可是约定的期限已过,胡某却拒绝支付尚欠的赔偿金。
万般无奈之下,夏某已经七十多岁的父亲夏大爷,在儿媳妇的搀扶下颤巍巍地来到法院,希望法院能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,帮助自己要回剩余的欠款。
在审查这件案子之前,我们发现村委会的调解协议书上,除了夏家和胡家的签名外,还有该村的村支书李某签名,我们打电话过去了解了详细的情况,原来因为觉得赔偿金太多,所以胡某反悔了,但是经过村调委会、镇司法所多次调解,两家始终都无法达成一致意见,村支书也希望法院能尽快处理此案。
我想若按部就班先立案送达,等举证期一个月过后再调处,那可能会错失调处纠纷的时机。经过与镇司法和村委会商议,我决定在案件送达之前实地进行一次调解,时间就定在三天后。

【司路心语】难忘的一次调解

第三天,我们早早来到了距市区十几公里外的村委会。双方当事人及亲属、村干部都按时到场。调解开始后,我首先讲明了法院调解与判决案件的区别,征求双方意见,让双方各自发表自己的处理意见要求。夏大爷和儿媳妇认为既然双方已签了书面协议,村干部也作为见证并签了名,胡某就应该按协议约定给付余款2万元。
胡某认为,签订协议时情况特殊,且当时自己是在夏家的威胁下迫于无奈才签的名,因为夏家扬言要将死者抬到其家中,所以自己违心签订了协议,现在自己年老无经济能力,儿子、儿媳不愿出钱,自己也没有办法。
双方的各执一词,使面对面调解陷入了僵局,那么再试试背靠背的调解方式为双方做工作吧,单独面对夏大爷和其家人时,我们给他们详细解释补偿与赔偿的区别,并指出对夏某病亡的结果胡某只承担补偿的法律责任,而补偿幅度一般仅为赔偿额的30%左右,并按当时标准为其算了一笔账,劝导他们在自己合法权益未损的情况下作出一定让步。单独面对胡某时,我们又为其解释民事协议的效力及协议签订后双方应履行的义务,劝导其能做到信守诺言。

【司路心语】难忘的一次调解

一轮单独耐心的释法明理,双方的态度有所转变,两不相让的紧张局面有所缓和。接着村干部对两家昔日的友好关系,互助生产情况进行了温情回顾。经过晓之以情,动之以理的释法说理,最终我代表法庭给双方提出了调解建议:由胡某凑足剩余的2万元补偿款交到法官手里,然后由夏家当场退还5000元给胡某,而夏家最终领取1.5万元。这样既维护了双方的面子,解决了问题,同时还淡化了邻里矛盾。
最终,胡某很快将2万元交到法官手中,村调解委会当场给双方书写了补充协议并加盖村调委会印章,双方签名按印后,当场按人民调解协议进行了兑现,这场纠纷终于在我们的耐心工作下终结了。
网站地图